《后來的我們》陷退票疑云,誰是幕后玩家?

不同于去年五一檔《拆彈專家》《記憶大師》等新片的平分秋色,
今年五一檔,
劉若英執導的電影《后來的我們》一枝獨大,
目前票房已經突破9億元。

不過,
影片的口碑兩極分化,
圍繞影片發生的大規模“退票”事件,
更讓該片陷入輿論漩渦之中。

它,
還是真正的贏家嗎?

贊者

切中愁緒,
表演戳淚

《后來的我們》是歌手劉若英首次跨界執導的電影處女作,
講述井柏然、周冬雨飾演的男女主角在過年回家的火車上相識,
此后二人的命運便糾纏在一起,
歷經戀愛、分手、錯過、重逢的故事。

相對于一路飄紅的票房,
影片口碑則一直伴隨著爭議,
贊者感慨其情真意切,
彈者不屑其消費情懷。

喜歡這部影片的觀眾,
大部分都被《后來的我們》中對“北漂”生活的刻畫和對逝去愛情的緬懷給戳中了痛點。

網友“影志”看片后感慨:

“賣光碟的地下通道,
鼎好電腦城,
北京的地下室和隔斷房,
捨不得打車,
老家的辣椒醬……07年的北京匯成一道回憶光景。

而且,
片中關于愛情的金句不少,
比如“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
就令許多觀眾產生了共鳴。

片中的表演也是一大亮點,
尤其是飾演男主角父親的田壯壯,
被不少觀眾封為“催淚神器”:“看到田老師彎著腰、瞇著眼寫信的一幕,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

影評人韓浩月對于《后來的我們》能在五一檔內領跑一點也不意外:

“原因不外有三:

一是流行歌曲《后來》這個大IP的加持;

二是導演劉若英的個人成長充滿故事性,
吸引觀眾想到電影里去對號入座;

三是情感題材與本檔期其他影片相比,
更有親和力。

“影視風向標”主編胡建禮還認為,
強大的宣發攻勢,
是助力《后來的我們》稱霸五一檔的重要因素。

他提到,
該片監製是最擅長運作青春愛情片的張一白,
其之前擔任導演的《匆匆那年》和《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等影片,
儘管口碑平平,
但都取得了高票房。

胡建禮說,
張一白在導演界有“產品經理”之稱,
“儘管這個稱號曾在業內引起一定爭議,
但至少說明他對電影市場和票房的把握能力。

消費情懷,
三觀不正

彈者

在經歷了前幾年《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同桌的你》等青春片從大熱到崩壞的“洗禮”之后,

相同題材與類型的《后來的我們》也逃脫不了“消費情懷”、“炒冷飯”的嫌疑。

尤其“退票”事件爆發后,
該片在豆瓣網評分一路下跌,
從剛上映時的7分,
目前已經跌破6分大關,
僅剩5.9分,
一只腳已經邁入了爛片的行列。

當然,
這其中不乏“退票”一事引發了部分觀眾的反感,
產生報復性打低分的情況,
但不可否認,
很多觀眾對《后來的我們》要幺表示無感,
要幺認為影片套路滿滿。

網友關于《后來的我們》“退票風波”的爭議

對于片中最核心的情感線,
有觀眾認為:“劇情很散,
大部分時間感覺很矯情。

尤其是影片后半段男女主角坐在車里回憶往昔,
過于文藝的對白,
與影片前半段接地氣的風格格格不入,
令人尷尬。

而對于片中的現實元素,
網友“把噗”犀利地指出:

“幾乎所有設計都源自淺薄又刻意的想像,
一幅為外省小鎮青年量身定做的‘北漂’圖景。
要愛情沒愛情,
要北京沒北京,
要奮斗沒奮斗……”

更嚴重的是,
片中美化前任、丑化現任,
以及男主角有家室后,
卻差點與女主角出軌的做法,
都被很多觀眾認為是“三觀不正”。

記者觀察

都做幕后玩家,
豈會有贏家?

4月28日當晚,
在成為唯一一部首日預售破億元的愛情片,
并進入內地影史預售票房前十名之后,
還沒有來得及慶祝,
《后來的我們》就被曝光存在大規模惡性退票情況,
金額可能高達2000萬元。

《后來的我們》上映當天票房便突破2.8億

多家影院出現大量“異常退票”情況

票房造假的“套路”

“對院線傷害最大的就是,哪怕影片并不是那幺好,已經排出去的場次也沒有辦法再更改了。”一名影院經理如是說。

這一事件迅速發酵,成為小長假期間熱點話題之一。國家電影局初步認定該影片退票情況確有異常,介入了調查。劉若英工作室也于前晚發表聲明撇清干係,表示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查明真相。而最早發表聲明的貓眼,則將矛頭指向了黃牛。

然而,對于貓眼“甩鍋”給黃牛的做法,壹娛觀察主編師燁東提出了質疑:

“如果電影票的倒買倒賣還有這幺大的逐利空間,我們為什幺沒有在檔期最熱、完全一票難求的2018年春節檔看到這幺多黃牛?為什幺沒有在《速度與激情8》這樣的爆款影片中看到如此多的黃牛?而在一個算不上有多熱的五一檔與一部沒有頂尖流量演員的電影中同時出現?”

還有業內人士認為,貓眼作為購票平臺就不該參與發行,否則容易淪為“賊喊捉賊”。

但無論最后造假者是誰,這件事真的會有贏家嗎?

有業內人士說,“其實造假行為影響最大的并不是當下,相關的片方、發行方、主創人員如果一旦沾上這種事,自身會產生信任危機。”

他舉了個例子,《捉妖記》當年曝出“幽靈場”事件,其負面影響之后在《捉妖記2》的宣傳中體現出來了:“第二部還沒上映,就有不少人在影片相關網頁下面留言提到這件事,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影片的熱度。”

所以,《后來的我們》“退票”事件如果沒有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如今看似獲利的各方,未來也會受到其害。

在韓浩月看來,“電影事業講究長期發展,票房造假太著急了,用這幺狠的招數的確能為自己帶來短期利益,可從長遠看,扔出去的匕首必然會反彈到自己身上,票房造假不遏止,未來的電影產業鏈上就不會有贏家。”

記者 | 聶寬冕

監製 | 王然

編輯 | 張力

金額可能高達2000萬元。

《后來的我們》上映當天票房便突破2.8億

多家影院出現大量“異常退票”情況

票房造假的“套路”

“對院線傷害最大的就是,哪怕影片并不是那幺好,已經排出去的場次也沒有辦法再更改了。”一名影院經理如是說。

這一事件迅速發酵,成為小長假期間熱點話題之一。國家電影局初步認定該影片退票情況確有異常,介入了調查。劉若英工作室也于前晚發表聲明撇清干係,表示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查明真相。而最早發表聲明的貓眼,則將矛頭指向了黃牛。

然而,對于貓眼“甩鍋”給黃牛的做法,壹娛觀察主編師燁東提出了質疑:

“如果電影票的倒買倒賣還有這幺大的逐利空間,我們為什幺沒有在檔期最熱、完全一票難求的2018年春節檔看到這幺多黃牛?為什幺沒有在《速度與激情8》這樣的爆款影片中看到如此多的黃牛?而在一個算不上有多熱的五一檔與一部沒有頂尖流量演員的電影中同時出現?”

還有業內人士認為,貓眼作為購票平臺就不該參與發行,否則容易淪為“賊喊捉賊”。

但無論最后造假者是誰,這件事真的會有贏家嗎?

有業內人士說,“其實造假行為影響最大的并不是當下,相關的片方、發行方、主創人員如果一旦沾上這種事,自身會產生信任危機。”

他舉了個例子,《捉妖記》當年曝出“幽靈場”事件,其負面影響之后在《捉妖記2》的宣傳中體現出來了:“第二部還沒上映,就有不少人在影片相關網頁下面留言提到這件事,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影片的熱度。”

所以,《后來的我們》“退票”事件如果沒有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如今看似獲利的各方,未來也會受到其害。

在韓浩月看來,“電影事業講究長期發展,票房造假太著急了,用這幺狠的招數的確能為自己帶來短期利益,可從長遠看,扔出去的匕首必然會反彈到自己身上,票房造假不遏止,未來的電影產業鏈上就不會有贏家。”

記者 | 聶寬冕

監製 | 王然

編輯 | 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