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玩家》與《頭號玩家》的差距,是差個學習斯皮爾伯格的心態

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剛剛在國內公映不久,
一個同樣冠著“玩家”的電影出現在五一檔,
難免讓人生出幾分期待。

但《幕后玩家》看后實在令人失望。
當然,
對這個電影劇透的事,
我們留到最后說,
首先撇開電影的故事情節的合理性與否不談,
我們覺得電影在鏡頭上的處理上,
就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小編覺得,
中國電影實在有必要向斯皮爾伯格學習一點基本的鏡頭處理技巧。

當然,
你可能會說了,
斯皮爾伯格那是頂尖級的大導演,
怎幺能夠隨便學得上?

問題是,
斯皮爾伯格的導演技法真的是那幺高不可攀幺?應該說,
斯皮爾伯格從來沒有玩弄什幺電影鏡頭技巧,
完全採用的最應和電影核心主題的基本敘事原則,
從一出道,
斯皮爾伯格也就沒有走上歐洲藝術片的邪路上去,
而是繼承了好萊塢電影的流暢敘事。
斯皮爾伯格本人也不忌諱他對傳統電影敘事的學習與模仿,
比如他對大衛里恩導演的電影《桂河大橋》《阿拉伯的勞倫斯》《日瓦戈醫生》都心儀有加,
把這些影片作為修煉自己電影語言的經典性教材,
后來這些影片里的一些處理手法,
都被活學活用到他的電影中去。

可見,
斯皮爾伯格并沒有獨創性什幺新鮮的電影語彙,
他只不過是把已經定型的電影技法,
再一次靈動地用到他的電影中去。

應該說,
如果一個中國導演把斯皮爾伯格的所有看電影看上個幾遍,
學習一下斯皮爾伯格的運鏡方式,
相信至少會使電影不至于那幺難看。

《幕后玩家》的導演名不見經傳,
但我們可以看出,
導演也想通過電影本身,
來推廣自己的導演品牌,
比如,
我們注意到電影里的鵬遠基金公司,
就取自于導演任鵬遠的名字,
只是這個公司在電影里是一個負面形象符號,
不知為何導演要把自己的名字貢獻出來,
由電影來調侃與嘲弄一下。

整個電影的生冷,
是人物有大多的冷場,
缺乏應有的對話。
而我們比照一下斯皮爾伯格的電影,
在他的嚴肅類影片中,
斯皮爾伯格一直讓人物不斷滔滔不絕地喋喋不休,
來製造一種鏡頭相對平淡之下的飽滿感,
臺詞的豐滿,
立刻讓電影畫面的單調得到了有效遮蔽,
使觀眾根本無暇去注意到鏡頭里的破綻。

就像最近公映的《頭號玩家》中,
當進入游戲的幻境的時候,
臺詞是源源不斷地涌出,
甚至讓人根本無法去細看彩蛋中的漏洞與破隙,
因為那些彩蛋在電影里僅僅是一個背景,
根本不擔負著支撐情節的責任,
所以彩蛋僅僅是表示有那幺一種存在就可以了,
電影必須用更切近主題的語言表達來掩蓋彩蛋的空洞,
當然有一群觀眾喜歡對彩蛋進行分門別類的研究,
但給這些觀眾研究彩蛋的時間是再刷一遍電影的時候,
無論對彩蛋研究得多幺深刻,
都不影響電影主題的清晰。

相對而言,
《幕后玩家》里的人物臺詞語速太慢,
而且沒有激烈的語言交鋒,
比如我們看到唐萬里斥責朱楠隱藏了金鑰的時候,
準備對朱楠動手,
這時候,
作為被動一方的朱楠,
至少會用語言進行相應地還擊吧,
但朱楠竟然一聲不吱,
連基本的搪塞辯護也沒有,
立刻不戰而敗地落荒而逃。

這也導致了電影里的人物刻畫非常的表面化,
人物性格根本沒有得到有效發育。

斯皮爾伯格電影的一個突出標誌,
就是鏡頭的運動性,
因為只有運動的鏡頭,
才能吸引觀眾注意。
而在《幕后玩家》里,
導演的鏡頭相當的呆板,
配上寥寥的人物對話,
讓整個電影的敘事越發單調與空洞。

還有一個問題是,
像這樣的驚恐片,
至少應該把最激烈的火爆場面放在最后吧,
但影片卻把能夠帶來視覺效果的一場追車戲放在半中間的位置,
在這里加入了一段不倫不類的追車場面,
這個片斷,
也可能是電影里投資最大的一場戲。
電影里表現出的逼車、撞車、翻車直到炸車,
僅僅是交待了一場黑吃黑的謀殺,
根本無關主人公的命運走向,
電影把這一場可視性較強的場面放置在副線角色的人物身上,
完全是一種暴殄天物,
浪費資源,
而且電影在這里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高潮,
你下面的高潮怎幺能跟得上?至少在斯皮爾伯格電影里,
如果前面有一段追車的前戲,那幺,下面會來一段更奇險的飛機撞山來讓視覺奇觀不斷升級。這一原則,可以看到在《圣戰奇兵2》里得到了忠實體現,上海段落是一段駕車逃跑,之后飛往印度的時候,是直接撞在了山頭之上。

《幕后玩家》里的撞車,在好萊塢與香港電影里不過是最慣見的一場場景,可以看出,《幕后玩家》付出了努力,也付出了代價,但這個段落毫不關聯主人公的命運進展,因為觀眾關心的是一號人物的命運走向,關注的是他在危難關頭的精神角力,現在電影把火爆的奇觀用在這個支線上與副線人物身上,既與電影的整體格局不相匹配,也讓電影的投資白白地扔進水里。

下面談一談電影的情節,存在著嚴重的劇透,未看過電影的朋友,謝絕進入下一部分:

應該說整個電影的情節非常簡單,就是被逼跳樓的商賈的兒子,向逼迫其父走向死亡境地的同伙復仇的故事。電影把這個背景放置在最后的謎底揭開的時候,而直接營造了一個奇譎的前景,就是徐崢扮演的公司老總突然被關到一個近似自家別墅的密室中,難以逃脫。

這個奇詭的開端,的確很新奇,就像冰山的外表,給人一種險峻之感。但隨著冰山底部的揭開,我們發現這個底部太過龐大,龐大到這些底部本身,就已經產生了一種驚悚,根本不需要冰山露出來的時候,就能夠暴露出冰山底部的真相。

比如影片里的曾雨,電影揭示出他就是那個跳樓自殺的商賈之子,而正是他把徐崢關進了密室里。看起來,電影留下了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頗為符合懸疑片“你看到的都不是真實的”的原則,但是,曾雨作為商賈之子,竟然能瞞過身邊的合伙人,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在中國的獨特國情下,不要說一個朝夕相處的生意伙伴了,就是遠在國外的成龍,連自己誕下的一個小龍女都隱瞞不了。現在電影強行而冒昧地推出一個昔日同伴的兒子突然露出真身,承擔了復仇者一角,怎幺具有說服力?只能說這種情節是在學舌《基度山恩仇記》的範本,但卻缺乏任何合理性的鋪墊。

曾雨為了復仇,複製了一個與徐崢家相似的密室,僅僅是為了盜取他的視網膜金鑰,這種為了一個本可以一錘定音的復仇行動,而採取的疊床架屋的前期工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而之后,曾雨甚至不惜付諸于暴力行動,把徐崢的妻子綁架捆上定時炸彈,逼得徐崢亡命跳樓,然而奇怪的是,影片最后做牢的卻是徐崢而不是那個雖然是仗義復仇但手段卻極端殘忍的曾雨,整個電影里照顧到場面的驚悚,卻脫離了電影的生存環境是一個員警可以全程介入的中國現實。尤其是我們看到,電影里表現的電視臺簡直成了犯罪分子的傳聲筒,幕后操縱者不斷通過電視臺的新聞節目爆料火爆的新聞,即使現在自媒體已經遍地開花,這樣的能夠通過電視節目傳播幕后操縱者所發布的資訊,也是不可思議的。

因此,整個電影的情節中,如果剝奪掉想像出來的電視新聞的助肘為虐、剝離掉製造一個巨大密室的龐大工程、再缷載掉用定時炸彈所製造出的倒計時壓力,那幺,整個電影的合理性還存有一丁半點嗎?

用這些不可能存在的部分所營造的冰山基座,來撐出水面的那一小角奇詭,雖然讓開頭部分的密室奇詭彌漫著讓人感到不解的迷津,但隨著暴露出的過分宏大的底座,整個電影拼湊起來的那一點奇怪處也冰雪消融一般地無從捉摸了。

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構思也不是無可挑剔,沒有漏洞,比如他的“鐘斯探險系列”電影的邏輯線索也多是偶然銜接著延展下去的,但斯皮爾伯格至少能讓他的電影里不斷充斥著目不暇接的奇觀,即使在他的嚴肅的電影中,也是通過對話的滔滔不絕及運動鏡頭的不斷變幻,來製造一種飽滿感與充實感,讓他的電影至少給人一種豐實的感覺,而這些基本的功能,可能恰恰是中國現在電影里所缺乏的。所以,我覺得一個導演如果要提高自己電影的吸引力,不妨多一點向斯皮爾伯格學習的精神,多琢磨一下斯皮爾伯格的運鏡風格,至少能夠讓自己的電影不至于偏頗與失重得連及格的分數線都夠不著。

如果前面有一段追車的前戲,那幺,下面會來一段更奇險的飛機撞山來讓視覺奇觀不斷升級。這一原則,可以看到在《圣戰奇兵2》里得到了忠實體現,上海段落是一段駕車逃跑,之后飛往印度的時候,是直接撞在了山頭之上。

《幕后玩家》里的撞車,在好萊塢與香港電影里不過是最慣見的一場場景,可以看出,《幕后玩家》付出了努力,也付出了代價,但這個段落毫不關聯主人公的命運進展,因為觀眾關心的是一號人物的命運走向,關注的是他在危難關頭的精神角力,現在電影把火爆的奇觀用在這個支線上與副線人物身上,既與電影的整體格局不相匹配,也讓電影的投資白白地扔進水里。

下面談一談電影的情節,存在著嚴重的劇透,未看過電影的朋友,謝絕進入下一部分:

應該說整個電影的情節非常簡單,就是被逼跳樓的商賈的兒子,向逼迫其父走向死亡境地的同伙復仇的故事。電影把這個背景放置在最后的謎底揭開的時候,而直接營造了一個奇譎的前景,就是徐崢扮演的公司老總突然被關到一個近似自家別墅的密室中,難以逃脫。

這個奇詭的開端,的確很新奇,就像冰山的外表,給人一種險峻之感。但隨著冰山底部的揭開,我們發現這個底部太過龐大,龐大到這些底部本身,就已經產生了一種驚悚,根本不需要冰山露出來的時候,就能夠暴露出冰山底部的真相。

比如影片里的曾雨,電影揭示出他就是那個跳樓自殺的商賈之子,而正是他把徐崢關進了密室里。看起來,電影留下了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頗為符合懸疑片“你看到的都不是真實的”的原則,但是,曾雨作為商賈之子,竟然能瞞過身邊的合伙人,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在中國的獨特國情下,不要說一個朝夕相處的生意伙伴了,就是遠在國外的成龍,連自己誕下的一個小龍女都隱瞞不了。現在電影強行而冒昧地推出一個昔日同伴的兒子突然露出真身,承擔了復仇者一角,怎幺具有說服力?只能說這種情節是在學舌《基度山恩仇記》的範本,但卻缺乏任何合理性的鋪墊。

曾雨為了復仇,複製了一個與徐崢家相似的密室,僅僅是為了盜取他的視網膜金鑰,這種為了一個本可以一錘定音的復仇行動,而採取的疊床架屋的前期工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而之后,曾雨甚至不惜付諸于暴力行動,把徐崢的妻子綁架捆上定時炸彈,逼得徐崢亡命跳樓,然而奇怪的是,影片最后做牢的卻是徐崢而不是那個雖然是仗義復仇但手段卻極端殘忍的曾雨,整個電影里照顧到場面的驚悚,卻脫離了電影的生存環境是一個員警可以全程介入的中國現實。尤其是我們看到,電影里表現的電視臺簡直成了犯罪分子的傳聲筒,幕后操縱者不斷通過電視臺的新聞節目爆料火爆的新聞,即使現在自媒體已經遍地開花,這樣的能夠通過電視節目傳播幕后操縱者所發布的資訊,也是不可思議的。

因此,整個電影的情節中,如果剝奪掉想像出來的電視新聞的助肘為虐、剝離掉製造一個巨大密室的龐大工程、再缷載掉用定時炸彈所製造出的倒計時壓力,那幺,整個電影的合理性還存有一丁半點嗎?

用這些不可能存在的部分所營造的冰山基座,來撐出水面的那一小角奇詭,雖然讓開頭部分的密室奇詭彌漫著讓人感到不解的迷津,但隨著暴露出的過分宏大的底座,整個電影拼湊起來的那一點奇怪處也冰雪消融一般地無從捉摸了。

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構思也不是無可挑剔,沒有漏洞,比如他的“鐘斯探險系列”電影的邏輯線索也多是偶然銜接著延展下去的,但斯皮爾伯格至少能讓他的電影里不斷充斥著目不暇接的奇觀,即使在他的嚴肅的電影中,也是通過對話的滔滔不絕及運動鏡頭的不斷變幻,來製造一種飽滿感與充實感,讓他的電影至少給人一種豐實的感覺,而這些基本的功能,可能恰恰是中國現在電影里所缺乏的。所以,我覺得一個導演如果要提高自己電影的吸引力,不妨多一點向斯皮爾伯格學習的精神,多琢磨一下斯皮爾伯格的運鏡風格,至少能夠讓自己的電影不至于偏頗與失重得連及格的分數線都夠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