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起眼的小角色:鐵匠馮默風——民族危亡時刻的平民典型

我一直覺得,
金庸的小說與周星馳的電影一樣,
根在于平民。

金庸出于海寧望族,
祖上即文人輩出,
徐志摩是其表兄,
著名的軍事學家蔣百里是其姑父,
所以他的小說文字間也頗有幾分出塵之風,
但是,
卻根在平民,
如果沒有了平民的根,
我認為,
他的小說就不會那幺出色了。

比如《射雕英雄傳》“忠良之后”的帝都近郊的農人郭嘯天、楊鐵心,
也不說潑皮無賴出身的韋小寶,
你如果細看話,

從出場到退場,
戲份不多過千字,
看似信所拈來,
但其形象卻豐滿且言其行也是閃閃發光,
品格令人難忘。

《射雕英雄傳》只有提及名字,
到《神雕俠侶》也只出場幾次的馮默風就是這樣一個平民典型!

雖然他年幼時也曾被高人從仇家手里救起,
算是經歷過江湖腥風;也曾在世外桃源桃花島學武

過過一段仙童般的生活,
卻終究躲進鐵鋪成為人如其名【默風】的默默無聞的鐵匠。

長年打鐵使他的脊背都駝了,
眼睛被燒得又紅又細,
帶著早年的腿傷,
衰老而疲憊,
就像任何一個兵荒馬亂的歲月中,
蕭條的鎮子上的普通的老鐵匠一樣。

正如李白詩中所寫的那樣:

【寧知草間人,
腰下有龍泉?】

誰能想像這樣的一個老鐵匠,
聽聞蒙古大軍南下的消息后呆呆出神,
竟是在想殺敵報國的熱血之事?

誰能想像當桃花島的聲譽遭到侮辱的時候,
這樣一個不問世事的人,
居然會面對兇神惡煞的李莫愁,
糾正關于一個傳說中的老人的故事?而殘廢的一把老身子骨,
拐杖一拄,
就要鋤強扶弱?

他沒有趁手的兵刃,
就將鐵拐杖燒紅了拿在手里,
正好將李莫愁的拂塵帚尾燒斷。
敵人本來奇特兵器的優勢變成了劣勢,
他就此打敗了強敵。

這可不是什幺高明秘笈所授,
這是屬于一個老鐵匠的智慧。
這是平民的智慧。

當眼見蒙古軍力之強,
有人說:“蒙古軍聲勢如此浩大,
以我一人之力,
有甚幺用?”馮

默風卻搖頭道:“一人之力雖微,
眾人之力就強了。
倘若人人都如你這等想法,
還有誰肯

出力以抗異族入侵?”

原文寫道:

【默風將鐵錘、鉗子、風箱等縛作一困,
負在背上,
對程英道:“師妹,
你日后見到師父


請向他老人家說,
弟子馮默風不敢忘了他老人家的教晦。
今日投向蒙古軍中,
好歹也要

刺殺他一二名侵我江山的王公大將。
師妹,
你多多保重。
我今日得見一位師父的傳人,

是歡喜得緊。
”說罷撐著鐵拐,
頭也不回的去了,
竟沒再向楊過瞧上一眼。

后來楊過與郭靖陷身蒙古軍營,
馮默風現身相助,
才得以生還。
那時候默風已經暗中刺殺

了一名千夫長和一名百夫長。
他救了襄陽抗敵的中流砥柱郭靖,
而他本人,
做到了儒家所說的【捨身取義殺身成仁。

應該說,
這個配角的光輝形象,
并不輸于書中的郭巨俠與楊過。

有的人會說,
這樣的人物也就在小說里寫寫罷了,
現實中沒有這種忘我精神的人!

中華五千年的歷史上,
每當危亡時刻,
真實的“馮默風”還是很多的,
僅試舉幾例:

【甲午戰爭】中的遼東戰役,
日本軍隊佔領旅順不久,
私塾先生閻世開拒絕為日軍帶路,
被日軍剖腹剜心之刻,
喊出

“甯做中華斷頭鬼,
勿做倭奴屈膝人”的口號。

機匠陳永友手持利斧砍死日本侵略者。
苑鐵匠(巧了,
也是鐵匠)手持大錘擊碎日軍腦殼。

少年乞丐潛入日本軍營,
將毒藥放入水缸中,
毒死許多敵人,
然后就義。

馮默風—–人如其名,
他不曾乘風而起,
也不曾超風而去。

他沉默了太久。
像很多平民一樣,
當聽到召喚的時候,
他在沉默中爆發,
而沒有在沉默中消亡。

在民族危亡的時刻,
無數的平民,
用自己的生命與熱血譜寫了可歌可泣的故事,
只是不見于記載而已。

今日的我們能身處和平,
正是在艱難的歲月中許多無數不見于史書的無名平民犧牲奉獻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