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原來你是這樣的鬼卞

(臺上的鬼老師霸氣十足 秒變小迷妹♡)

最近,
一檔音樂選秀類節目《中國新說唱》已經啟動全球海選。

2017年6月份,
在明星製作人吳亦凡,
潘瑋柏等人的帶領下,
突如其來地刮起了一陣風。
小編作為一枚正經的小迷妹,
當然是一期一期追著看啦,
最吸引我的莫過于導師潘瑋柏組的“低音炮”鬼卞了。

在第一期的battle中,
潘帥聽完他的Rap,
一直余音在耳,
跟著小編一起來回顧一下吧~

鬼老師原名胡雪松,
這位自稱是小學語文老師、喜歡“詭辯”的Rapper一出鏡頭,
彈幕的小姐姐們就忍不住舔屏了。

聽他的嗓音,
真覺得是嘻哈屆的一股泥石流,
絕對是玩搖滾練出來的厚沉低音,
估計要金屬抑或死亡搖滾,
才能搭配這種自帶震感的低音炮了。

白天是斯文儒雅的語文老師,
晚上是獨有個性的嘻哈人,
戲劇化的人設差距讓大家都對他充滿了好奇。
拿著五險一金的Rapper,
想必也只有我們的鬼老師了。

i“我的孩子們永遠都是我內心里最柔軟的部分”

看過節目的觀眾都知道,
鬼卞一直都在重慶市森林小學任教,
深受學生們的喜愛。

去年參賽期間,
原來帶的六年級小朋友們已升入初中,
離別后都對他戀戀不捨。

“ 可能我在舞臺上會有一定的攻擊性,
我做人會比較的自我,
但是我的夢想一直是做老師。
我的孩子們永遠都是我心里最柔軟的部分,
就是這樣。

鬼卞在訪談中提到自己最開心的事情就是白天在學校里陪伴孩子們,
晚上及假期有閑置時間做自己的音樂,
如此,
足以。

很難以想像臺上瘋狂的、歇斯底里的大男人,
心里永遠留著一個溫暖的角落,
住著一群天真無邪的孩子們,
也許外面有風有雨,
但我永遠在你們的身后。

(節目中提及到畢業班的小朋友鬼老師十分不舍)

(鬼老師上課場景)

從海選到最后,
鬼老師每一次帶來的表演都是讓我們歎為觀止。
慢慢地大家也都透過螢幕了解到了這位元外表冷酷暗黑,
內心柔軟的Rapper。

“ 還有靈魂在說,
在社會的熱淚里特別地活著。

電影《大世界》于1月12日在全國上映,
此部影片獲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獎”。
其中的推廣曲《刺痛》便是鬼老師原創之作。
獨特的金屬質感嗓音,
讓小姐姐的心里砰砰砰~

鬼老師一直以來的創作在歌詞上都特別有研究,
這首《刺痛》更是直擊人心。
可能是由于前期的經歷,
讓他的創作有更多的故事性,
深刻而又通透,
道盡了人世間一切平凡和浮躁。

他在大學時期的經歷愈加沉澱了他的性格。

“那時候班里50多個女生,
就我一個男生,
所以很多時候我覺得挺無趣的。
我喜歡在夜晚11點后,
獨自溜去離學校較偏遠的一處未開墾的工地上去。
那片工地里常年沒有人常年沒有車常年沒有燈,
到了晚上就是純粹的黑暗。
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那個地方待上整整一個小時,
不帶手機,
不帶耳機,
不帶紙,
不帶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幺,
可能就是為了去感受,
感受徹底的荒蕪和空洞,
感受空白,
感受寧靜。

《刺痛》這首歌緊貼電影題材,
道出了成人世界一切謬論和欲望。
暗示了電影主人公因為虛榮貪圖錢財利益逐漸失去自我,
兜兜轉轉卻逃不掉自己畫的圈。

不禁讓人深思,
生而為人,
到底什幺才是你最想要的?不管你是什幺身份,
我們都需要在這個殘忍的世界博弈,
滄海一粟,
總需要一點熱情去證明自己來過。

知世故而不世故,
是最善良的成熟。

人潮人海,總有那幺一些人活得最像自己。

謝謝你,讓我看到了這幺完美的你。

以下是小編與鬼老師對話實錄,女粉們接住彩蛋~

1:現在回想起去年的那段參賽經歷,心里有什幺感受呢?

卞:不太真實,像第三人稱看自己,看眾生。也許覺得人從來都不屬于任何一個時間,一個階段,經歷過的事情也只在那一瞬間而已。可能真正的自己永遠都在下一秒。

2:你的聲音是天生的嗎,如何練就“低音炮”的呢?

卞:并非天生。后期喜歡搖滾,胡亂練了一段時間成了現在的樣子。

3:成名以來,遇到過最感動的粉絲行為是什幺呢?

卞:有聽眾還愿意聽你的歌,就是最令人感動的事了。

卞:比較喜歡,但不經常。身體不太好的原因,自己下廚總要放心一些。

5:今年的新專輯《欲.情》跟以往創作的歌曲,有什幺不同點嗎?

卞:更注重情感波動的表達,更七情六欲了。水至清則無魚,人至清則無欲。同時更多了旋律吧,改變了硬核的唱腔,尋找不同的音樂性。

6:對于伴侶,最看重的一點是什幺?

卞:同感。

7:你每首作品的作曲都是獨具一格,很有自己的個性,作曲的靈感通常都是怎幺來的?

卞:因為不懂樂理,所以一切旋律都是憑感覺。而因為感覺的飄忽不定,可能才會讓旋律不那幺千篇一律。

8:最近《中國新說唱》上映了,作為這類賽事的前輩,想對參賽的選手們說些什幺呢?

卞:稱不上前輩,只能說是比較早。別當做比賽就成,一切東西給我們的都只是舞臺。

9:最近有什幺計畫嗎?

卞:製作音樂,製作音樂,EP也好專輯也好。一直創作,一直唱歌。

人潮人海,總有那幺一些人活得最像自己。

謝謝你,讓我看到了這幺完美的你。

以下是小編與鬼老師對話實錄,女粉們接住彩蛋~

1:現在回想起去年的那段參賽經歷,心里有什幺感受呢?

卞:不太真實,像第三人稱看自己,看眾生。也許覺得人從來都不屬于任何一個時間,一個階段,經歷過的事情也只在那一瞬間而已。可能真正的自己永遠都在下一秒。

2:你的聲音是天生的嗎,如何練就“低音炮”的呢?

卞:并非天生。后期喜歡搖滾,胡亂練了一段時間成了現在的樣子。

3:成名以來,遇到過最感動的粉絲行為是什幺呢?

卞:有聽眾還愿意聽你的歌,就是最令人感動的事了。

卞:比較喜歡,但不經常。身體不太好的原因,自己下廚總要放心一些。

5:今年的新專輯《欲.情》跟以往創作的歌曲,有什幺不同點嗎?

卞:更注重情感波動的表達,更七情六欲了。水至清則無魚,人至清則無欲。同時更多了旋律吧,改變了硬核的唱腔,尋找不同的音樂性。

6:對于伴侶,最看重的一點是什幺?

卞:同感。

7:你每首作品的作曲都是獨具一格,很有自己的個性,作曲的靈感通常都是怎幺來的?

卞:因為不懂樂理,所以一切旋律都是憑感覺。而因為感覺的飄忽不定,可能才會讓旋律不那幺千篇一律。

8:最近《中國新說唱》上映了,作為這類賽事的前輩,想對參賽的選手們說些什幺呢?

卞:稱不上前輩,只能說是比較早。別當做比賽就成,一切東西給我們的都只是舞臺。

9:最近有什幺計畫嗎?

卞:製作音樂,製作音樂,EP也好專輯也好。一直創作,一直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