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方斥五一檔“大贏家”突破下限

今年的五一檔被一部電影“霸了屏”,
《后來的我們》雖然在票房上大賣特賣,
但該片的退票事件依然在不斷發酵中。
該片臨上映前遭遇大規模有組織退票,
致使影院方蒙受巨大損失,
不明就里的觀眾也被這種擾亂市場的行為影響。
在接受勞動報記者採訪時,
滬上某影院經理直言不諱地稱:“網上快速退票通道本是留給觀眾的便利舉措,
但卻被拿來鉆空子,
這樣的行為著實突破下限。

滬上非連鎖影院受影響退票達五百余張

《后來的我們》于4月28日全國上映,
但就在臨上映前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里,
貓眼購票平臺出現了大規模非正常的退票行為。
貓眼方面在第二天就發出聲明,
稱遭到惡意退票,
但由于該片的發行方有貓眼參與其中,
所以這也讓貓眼處于輿論的漩渦中。

勞動報記者從滬上多家影院處了解到,
受到退票影響的影院頗為詭異,
基本都集中在非連鎖影院,
也就是一些私人資本投資的單一影院里。

有一家影院甚至爆出,
自己的退票數量超過了500張,
遭遇退票情況的其他影院的數量基本維持在100余張,
而且退票時段集中在影片臨上映前的時刻。
有影院人士分析稱,
這樣的退票行為基本可以鎖定是有組織有預謀的,
很少會有正常觀眾會在深更半夜選擇退票,
而且退票比例也高得離譜。

貓眼稱54%為用戶行為有關部門正嚴查中

在深陷輿論漩渦后,
貓眼在第二天又發出一則聲明,
稱經過調查,
當天54%的退票為用戶正常改簽行為,
剩余46%退票訂單,
有部分確定為惡意刷票,
疑似黃牛行為。
而這一份聲明發出后,
再遭質疑,
由于網路購票平臺的興起,
黃牛早就沒有這樣的組織能力和資本去運作如此之大的退票行為。

目前,
電影局有關負責人已于4月29日對影片出品方、發行方等相關人員進行了約談,
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機制,
認真查明存在的漏洞、進一步梳理情況、完善資料,
形成書面報告報主管部門。

電影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電影主管部門堅決反對不正當競爭,
反對任何票房造假的行為,
決不允許任何擾亂電影市場、破壞市場秩序、損害電影產業整體利益和聲譽的行為。
對此一旦發現查明,
將嚴肅處理。

當裁判也當運動員利用觀眾退票便利鉆空子

滬上某影院經理在受訪時表示,
網路退票的埠,
很多影院一開始并未開放,
但為了更好地服務觀眾,
讓他們快速退票,
便有一些影院開啟了這個埠。
誰料,
這就像打開了“潘朵拉魔盒”,
某些人就打起了這個主意,
導致《后來的我們》出現了如此擾亂市場行為的舉動。

有業內人士指出,
在目前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階段,
很多問題也會隨之顯露,
當你即是發行方又是購票平臺方的時候,
誰能保證為了一部影片的最大利益不會去做出違規的事情來。
好萊塢此前便有先例,
著名的“派拉蒙法案”曾規定一家公司不得同時經營“製片、發行、放映”這一系列的垂直整合業務,
因為涉嫌壟斷市場。
雖然美國方面已經淡化了這一法案,
但只是因為影院經營高度成熟化以后,
市場細分已經更為明確,
不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情況。

與此相反,
中國的電影市場仍處于蓬勃發展的摸索階段,
這種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情況,
勢必會影響到整個市場的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