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聽英語歌曲會開心些

曲婉婷的成長深受中西方文化的影響,
這都反映在她的作品和作風里。
(環球音樂提供)

中國唱作歌手曲婉婷出生中國哈爾濱,
16歲到加拿大溫哥華念書,
27歲回到中國發展。
她的成長深受中西方文化的不同影響,
這都反映在她的作品和作風當中。

聽中文歌會憂傷

曲婉婷日前來新出席《紅星大獎》擔任表演嘉賓,
六年沒來新的她,
活動隔天接受《聯合早報》專訪,
分享這些年的生活,
和對中西方文化的看法。

談起自己的創作,
她說:“我聽中文歌曲會有一點點的憂傷,
不知道為什幺。
聽英語歌曲就會開心一些。
可能因為我在中國成長的過程,
聽的音樂大部分是傷感的。
我寫歌時也受到這個影響,
英語歌曲比較輕快。
不過這可能也跟語言有關係,
中文歌曲太快,
我唱不出來,
舌頭會打結。

英語還是她比較擅長的語言,
她現在也是住在溫哥華。
談到創作一首歌時如何決定要用英文或中文來寫,
她解釋:“就看我當時身在哪里,
看故事發生的地點、時間和人物。

談起兩地文化,
她說喜歡西方的直接,
也欣賞東方的委婉,
并坦言曾因為兩者之間拿捏不當而被誤解。
她指出,
西方就是很直接,
不隱晦,
別人也不覺得你不尊重他,
反而覺得你很真。
可是在亞洲,
話說得太直白,
可能會傷人。
她有些無奈:“在西方,
太謙虛,
他們就覺得我不夠好,
不夠自信。
在亞洲,
太自信,
大家就覺得我狂妄自大。

她分享剛出道時,
不認識一些藝人,
就直接問對方“你是誰?”這在西方是很自然的交流,
可是很多藝人就覺得“這是哪來的小丫頭,
這幺不尊重前輩?”她慶倖現在拿捏不錯,
笑說:“現在就算不認識,
也裝一下。

不敢再公開戀情

曲婉婷去年10月發行了專輯“LLL”,
“LLL”代表Love(愛情)、Loss(失去)、Latitude(緯度),
包含了她這四年的經歷。
前面幾首歌是輕快的,
是她和當時的伴侶一起旅行時快樂的回憶,
之后幾首傷感的歌曲,
象徵她在愛情上的掙扎,
而現在的她,
釋然了。

問她有新戀情嗎?她說:“我現在不敢公開戀情了,
因為之前我認為可以長久的,
也沒有長久,
還是低調吧!”她坦言結婚也不會公開,
可能大家知道時,
這件事已經發生了。

曲婉婷2012年以一首《我的歌聲里》爆紅,
她自認很幸運,
也很感恩,
能透過一首歌在很短的時間內走了這幺多的地方,
見了這幺多的人。
她坦言剛開始的幾年特別執著,
例如在臺上演出一定要彈琴,
巡演一定要有自己的樂手,
還有介紹她一定要說是“唱作人”或“音樂人”,
不能寫是“歌手”。

可是現在,
她會放棄這些稱號,
也可以唱MMO(伴唱帶)。
她解釋:“現在大家認識我了,
我可以放鬆一些,
享受當下。
”有這一番領悟,
她感謝一位好朋友Jenny Galt,
對方是加拿大一個樂團Cherrybomb的主唱。
曲婉婷說:“Jenny給了我一個忠告:享受當下,
享受過程。
這是她自己的教訓。

學會放鬆的曲婉婷,
脾氣也好許多。
“以前我在網上說了什幺,
有人回復,
我會反擊。
現在,
我覺得如果那個人在我的平臺上說一句話會很開心,
我就讓他開心好了。

等待、忍耐 相信“明天會更好”

曲婉婷的母親2014年因涉嫌貪污被捕,
案件仍在審理。
問曲婉婷這幾年的心情,
她淡定地說:“有些事情你控制不了,
也沒有能力去改變,
就只能等待等待等待,
忍耐忍耐忍耐。
每天必須保持積極的心情,
一定要認為會有好的結果,
要有希望,
要相信明天會更好,
才能往下走。
有困難的時候,
要有這樣的心態,
最后才能從困境走出來,
否則可能會想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