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衛視緣何成為衛視第一品牌

3月19日,
作為國內電視市場近年來第一檔“純原創”的季播專案——《聲臨其境》順利收官。
節目在全國網收視率突破0.94,
份額高達7.09%,
是當晚收視份額最高的節目,
超強的觀眾忠實度實現收視十一連冠。
如此傲人的成績讓人們又一次感受到了“芒果臺”的實力所在。

縱觀湖南衛視二十多年以來的發展,
其之所以能夠成為地方衛視第一品牌,
乃在于它總能先人一步,
發現時代的趨勢與觀眾的潛在需求,
進而推出製作精良的品牌節目。

這里僅以綜藝節目為例,
加以梳理。

中國最早的綜藝節目,
出現在香港和臺灣地區,
內地的綜藝節目起步較晚,
直到中央電視臺推出了春節聯歡晚會,
才使中國內地電視娛樂節目真正開始受到關注。

進入90年代,
人們對電視節目的需求也不斷提高,
不再僅僅滿足于《新聞聯播》的基本資訊和每年一次的春晚。
于是,
綜藝類節目應運而生。
當年最有名的節目就是中央電視臺的《正大綜藝》和《綜藝大觀》,
這兩個節目帶領了中國的電視節目走向了豐富多彩的一面。

90年代末,
湖南電視臺一鳴驚人,
因推出《快樂大本營》和《玫瑰之約》兩部綜藝,
掀起了國內以“歡樂”、和“速配”為主題的電視娛樂節目的第二次浪潮。

《快樂大本營》之所以能成為國內娛樂節目的代表,
在于它開創了大陸明星綜藝的先河。
在國內綜藝節目并不成熟,
觀眾與明星相隔甚遠的時期,
它是第一個讓明星以常態參與的娛樂節目。
節目中精心製作的游戲,
讓變回普通人的明星與觀眾拉近了距離,
更讓觀眾在節目中深度參與,
找到快樂。

也正是從那時起,
湖南衛視開始走上了它的品牌發展之路。

2004年,
《超級女聲》橫空出世。
這檔選秀節目拉開了國內選秀綜藝的帷幕,
沖擊了大陸音樂市場被港臺歌手佔據主要地位的格局。

《超級女聲》的成功,
顯示出湖南衛視對時代變化的敏銳感知。
彼時正值80后、90后的青春叛逆期,
他們反感權威、束縛,
追逐自我意識的彰顯與認同。
這是每個時代年輕群體的共同特性,
但80、90后一代的不同之處在于,
他們有了互聯網這一史上最強大的資訊工具。

《超級女聲》第一次讓中國人見識到互聯網影響、改變現實世界的力量。
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橋樑“搭建在粉絲之間。
出于對同一位選手的喜愛,
原本毫無交集的年輕人相互連接在一起。
被動、孤立的“看電視”結束了,
互聯網的社交時代到來了。

“超級女聲”的成功,
為湖南衛視的品牌打下了堅實的粉絲基礎,
也引發了其他衛視的模仿風潮。
《我型我show》、《加油好男兒》等同類型節目層出不窮,
但均難達到《超級女聲》的影響力。

時移世易,
五花八門的綜藝節目,
逐步成為各地衛視的標配,
甚至有氾濫之嫌。
而此時的湖南衛視,
拿出了《我是歌手》。

開創了綜藝盛世的湖南衛視,
率先認識到,
草根的狂歡固然重要,
但隨著國人經濟水準的提升,
品質化、高端化才是符合消費升級的方向。

這檔用“實力”呈現的節目,
將歌手競演打造為一場視聽盛宴。
但凡成名歌手,
都可視為一個個高美譽度的品牌。
《我是歌手》正是借助這些“品牌“的力量,
提升了自身品牌的形象高度。

而《爸爸去哪兒》的引進,
更是湖南衛視“眼光毒辣”的又一案例。
這檔節目流行的背后,
映射出年輕一代父母普遍存在的育兒焦慮。
他們多為獨生子女。
面對為人父母后的許多問題,
常感到束手無策。

《爸爸去哪兒》恰如一部“育兒示範“,
借助明星家庭,
將父親與子女、頭胎二胎相處、如何正確的德育等問題真實呈現,
在正面、溫馨的情節設計下,
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觀眾。

可以看到,
抓住未來趨勢,
推出品質節目,
是湖南衛視20年發展所遵循的一條“明線”。
特別是對需求變化的精準把握,
畢竟在資本膨脹的當下,
精良的製作已經不能再作為獨家競爭力。

不過,
“明線”之下,
還有一條常常被人們忽視甚至否認的“暗線”,
那就是湖南衛視始終在傳遞著正能量。
這正是芒果臺始終領先其他同行的品牌精髓。

細品湖南衛視的影視產品,
無論綜藝節目,
還是電視劇,
亦或是主持人的選擇和言行舉止,
其藝術或表演形式雖時有夸張,
但世界觀、價值觀始終沒有偏離主流,
沒有違背真善美的道德認知。
“娛樂至死”的批判,
著實委屈了這顆“芒果”。

出身于不發達西南地區,
天時、地利、人和均不占的湖南衛視,
能有“天天向上”的今日成就,
令人讚歎。
而其成功背后的品牌之道,
更值得還在機遇大潮中逆流盲泳的人借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