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既是“粗糙的漢子”,又是“精緻的女孩”

vanfun溫房網

如果把城市比作人,
每個城市都有對應的一種形象。

假設提到桂林,
那幺腦海里浮現的是一個婉約清靈的南方女子;提到上海,
則會是一個年輕有為的白領俊男。

提到溫哥華呢?這座城市更男性化還是女性化?有粗獷的爺們一面嗎?有精緻的少女一面嗎?就像加拿大是個多元國家一樣,
溫哥華也是一個“性別多元”的城市 —— 注意,
這里不是說的前些天“公校多性別提案”,
而是說溫哥華這個城市。

它既是“粗糙的漢子”,
也是“精緻的女孩”。

北岸山脈和面前的大海,
就是典型的“漢子和女孩”

山的沉穩,
水的靈動,
在溫哥華兼而有之。
有山無水的城市是漢子,
有水無山的城市是妹子。
但溫哥華呢?既有千米高峰,
又有秀美海濱。

Grouse Mountain崎嶇不平加陡峭的登山道,
需要勇氣和汗水去攀登,
這是典型的“粗糙漢子”;

離Grouse山不遠,
美麗的Deep Cove端莊大方,
波瀾不驚,
像一個深閨中精緻的女孩。

所以,
溫哥華不是一個“雙性人”嗎?

粗糙和精緻,
可以只在一條街

如果你覺得北岸山脈和大海之間還是有那幺一些距離的,
不妨去Hasting街走走。
街的西邊是溫哥華最文藝的Gastown,
像是一位摩登精緻,
同時又有復古情懷的女孩,
人見人愛。

往東走走,
卻發現了這條街野性的一面:古老的住宅、不修邊幅的流浪漢、淩亂的街道,
就像一個放蕩不羈的“糙漢子”。

不過是十分的步行距離,
在一條街上都能體會溫哥華的多樣。
當你和一個精緻的女孩約會,
兩人向前漫步,
突然你發現,
女孩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莽漢”在你身邊……

很驚悚?也許是吧,
但這就是典型的溫哥華特點,
剛柔之間相距有時很近。

有漢子的最愛,
也有女孩的最愛

溫哥華的休閑方式也很多,
這里既適合漢子,
也適合妹子。
秀麗的溫哥華,
有很多“純爺們”的休閑娛樂:馬拉松、北極熊冬泳、爬山競速……

溫哥華也有很多妹子們愛出入的“名媛場所”,
比如最好吃的霜淇淋店、芝士蛋糕店、馬卡龍店、下午茶店。

不要一概而論“溫哥華是威猛還是精緻”,
因為溫哥華兼而有之。
漢子們可以在這里找到很多揮灑汗水的方式,
精緻的女孩們也能在大街小巷發掘到能讓自己更精緻的方式。

再說了,
妹子們也很愛漢子們的方式,
君不見每年馬拉松,
有很多妹子早上穿著運動服瀟灑跑一會,
回家沐浴更衣后,
打扮的“美美噠”在下午茶店里發Ins,
這生活夠充實!

粗糙的外表,
也許有顆精緻的心

溫哥華既是“糙漢”又是“精緻女孩”,
還能在房子上表現。
比方說看到一個五六十年歷史的別墅,
從外觀看已經破舊不堪,
甚至“傻大笨粗” —— 總之就是不修邊幅,
和精緻沾不上邊,
甚至有的油漆已經很暗淡了,
都不去補一補。

此時,你估計都不想進屋子看看,認為里面也是“不修邊幅”。然而打開門后你會發現,溫哥華人對內在美的追求遠勝外在!

精緻的古典家俱、擺放的合理的餐具、酒杯、配合的恰到好處的飾品和地攤……即便外觀很粗糙,但懂得生活的人,不會讓內在變得寒酸。

這也是溫哥華老別墅的一個共同特徵:外觀是糙漢,內在是精緻的年輕女孩。這里的人從不會用外在來取悅人,無論是房子的外在還是自己的外在。同理,當你看到一個穿著運動服,不修邊幅的溫哥華姑娘,不要以為她是“女漢子”。

也許她的內心很溫柔,并且知書達理彬彬有禮?所以,外觀“糙不糙”又如何呢?溫哥華從人,到家,外糙內柔的例子不勝枚舉。

原生態景觀,粗糙和“精緻”搭配的恰到好處

最后再來說說溫哥華的原生態景觀,粗糙和精緻搭配的真的是恰到好處。比如在某一個海灘,礁石嶙峋、枯木隨處可見,這給人的印象就好比“糙漢”。

而就在它的不遠處,有美麗的林蔭小道,種著櫻花樹或者楓樹,又是一派“精緻少女”的打扮。“粗糙”和“精緻”如魚與熊掌一般難以兼得?在溫哥華,這不是什幺問題!

轉載聲明

此時,你估計都不想進屋子看看,認為里面也是“不修邊幅”。然而打開門后你會發現,溫哥華人對內在美的追求遠勝外在!

精緻的古典家俱、擺放的合理的餐具、酒杯、配合的恰到好處的飾品和地攤……即便外觀很粗糙,但懂得生活的人,不會讓內在變得寒酸。

這也是溫哥華老別墅的一個共同特徵:外觀是糙漢,內在是精緻的年輕女孩。這里的人從不會用外在來取悅人,無論是房子的外在還是自己的外在。同理,當你看到一個穿著運動服,不修邊幅的溫哥華姑娘,不要以為她是“女漢子”。

也許她的內心很溫柔,并且知書達理彬彬有禮?所以,外觀“糙不糙”又如何呢?溫哥華從人,到家,外糙內柔的例子不勝枚舉。

原生態景觀,粗糙和“精緻”搭配的恰到好處

最后再來說說溫哥華的原生態景觀,粗糙和精緻搭配的真的是恰到好處。比如在某一個海灘,礁石嶙峋、枯木隨處可見,這給人的印象就好比“糙漢”。

而就在它的不遠處,有美麗的林蔭小道,種著櫻花樹或者楓樹,又是一派“精緻少女”的打扮。“粗糙”和“精緻”如魚與熊掌一般難以兼得?在溫哥華,這不是什幺問題!

轉載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