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贊服務渣,草莓音樂節上衛生間竟排隊一小時

阿肆演出現場歌迷如潮,
后方空地中還有觀眾坐臥休息。

“衛生間排隊排到懷疑人生”“買不著水,
吃不上飯”“回程坐擺渡車像‘釜山行’,
停車場管理混亂”“人多天熱排隊長,
路堵道遠信號差”……這樣的吐槽,
不是在說“五一”假期間的某個知名景點,
而是一些網友參加草莓音樂節的感慨。
4月29日至5月1日,
闊別北京兩年的草莓音樂節重新回歸,
在北京漁陽國際滑雪場連唱3天。
除了歌迷的興奮尖叫,
對于一個容納數萬人的戶外音樂節來說,
餐飲、衛生、安保、交通等接待能力和服務保障都到位,
觀眾才能有更好的音樂體驗。

演出很嗨

樸樹趙雷引發歌迷大合唱

今年的草莓音樂節是時隔兩年后回歸北京。
2016年,
草莓音樂節在河北香河舉辦,
去年則沒有北京場演出,
今年“草莓”落地北京的消息一出就備受期待。
本屆演出陣容上也很強大,
樸樹、竇唯、蔡琴、李志、田馥甄、趙雷、阿肆、曾軼可、痛仰、illion等樂隊和音樂人都在三天中亮相。

李志、樸樹、田馥甄都在草莓音樂節首日出場,
對歌迷來說極具吸引力。
距離演出前一周,
各票務網站上就已顯示首日門票告罄。
演出當天,
李志雖因堵車延遲到場,
歌迷仍聚集在現場等候;樸樹現場演唱《平凡之路》,
更是引起全場萬人大合唱。

今年音樂節舉辦的場地在平谷區中國樂穀草地音樂公園(漁陽國際滑雪場),
音樂舞臺就設置在纜車索道下方的坡地上,
草莓舞臺、星球舞臺、愛舞臺等7個舞臺之間距離較遠。
對觀眾來說,
在舞臺間來回穿梭雖然麻煩,
卻能保證不同舞臺之間互不影響。

相比于2016年的草莓音樂節,
鄰近舞臺在演出安排上也相對合理,
時間基本能保證錯開。
前天下午13點50分,
M_DSK舞臺開唱,
直至14點20分趙雷登上相鄰的草莓舞臺,
成為全場吸睛點。
趙雷演唱時,
M_DSK舞臺則沒有演出安排,
兩個相鄰的舞臺互不干擾。

趙雷演唱現場。
記者韓軒攝

戶外音樂節作為舶來品,
注重親臨現場、釋放自我的音樂體驗,
這次“草莓”重回北京,
吸引了大量搖滾青年和熱愛音樂的文藝青年。
趙雷演唱時,
成千上萬人擁在臺下同唱《成都》。
當轉播鏡頭從高處推向觀眾,
歌迷在前方的大螢幕上看到了人潮中的自己,
都特別興奮地招手、跳躍。

歌迷很多

去衛生間也要排隊1小時

音樂品質的好壞,
固然是衡量音樂節品質的重要標準,
但戶外音樂節畢竟情況特殊,
數萬甚至十萬余人次在偏遠的市郊聚集,
并在近10個小時的時間里集中在一處,
只有音樂節現場的保障服務和相關設施到位,
觀眾才能有更好的音樂體驗。
可這次草莓音樂節,
衛生、餐飲及相關保障讓很多歌迷欲哭無淚。

歌迷們去衛生間要排隊1小時。
記者韓軒攝

餐飲區入口排隊現象集中。
記者韓軒攝

記者在前天前往現場時,
也被衛生間門口的長隊震驚。
觀眾入口處女衛生間的外面排出了百米長隊,
一度延伸到餐飲區和品牌展示區的入口外,
就算從隊尾步行到衛生間門口,
也要走上兩三分鐘。
觀眾出口處的衛生間情況稍好,
但女衛生間外也有三十人左右。
場地邊還設有30個移動衛生間和10個女性專用衛生間,
每個門外也有一群人等候。

由于場內人員極多,
手機信號一度微弱。
趙雷演出后,
大量人流從草莓舞臺前涌出,
有人去衛生間,
有人去餐飲區,
還有人奔向其他舞臺,
方向均不一致,
而在同一片草地上,
還有歌迷已鋪著餐飲墊坐下。
想走出去,
只能一邊撥開前方的人,
一邊小心看著落腳地的周圍,
生怕不小心踩到了席地坐下的歌迷。

人群中,記者身邊的一位元女生和同伴失散,同伴沒把手機帶在身邊,她只得找到最近的場務人員尋求幫助,而對方回答:“場地內沒有公共喊話的喇叭,我也不太清楚該怎幺辦。”這位個子嬌小的女生瞬間沒了主意,也不敢走開太遠,只能踮起腳、舉著帽子,在人海中盲目張望。

散場很亂

大片人流追著擺渡車跑

草莓音樂節正值節假日,很多人經歷了高速大堵車才來到現場,半天的游玩過后,到了下午已經疲憊,16點后便有觀眾陸續退場。沒想到,散場回家也是一場考驗。

根據音樂節官方提供的交通攻略,從音樂節場地到山下停車場的擺渡車坐滿即發,但停車場司機表示下午不發車,晚19點后才有,4公里的距離只能靠走。停車場附近聚集了不少附近的村民,騎著小型電動三輪車攬客,在貨運三輪車的車斗里擺上小板凳,每位收費10至20元,一車可拉四至五人。

晚上21點后,大量歌迷從場地內涌出。一片昏暗的停車場排滿多輛大巴,卻沒有明確清晰的引導指示。“一片一片的人群在廣場上追著車跑,就怕上不去車,有人擠上車卻發現坐錯了。”有歌迷反映,使用打車APP也無法叫到愿意接單的車,個別計程車司機坐地起價,加價80元才肯前往平谷城區。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淩晨才回到了北京市區。

舉辦大型活動,考驗的是主辦方和當地的接待能力。業內人士表示,戶外音樂節多在遠離市中心的地點舉辦,節假日期間出現交通擁堵難以避免,建議歌迷事先查好路線并隨時根據路況做出調整。“但音樂節的引導和服務必須到位。”該業內人士認為,比如安排足夠數量的、有經驗的志愿者,餐飲服務和衛生間設施也要提前安排妥善,“不能只管場內演出,不管場外便利,歌迷在音樂節場地週邊的遭遇,也非常影響他們的觀演體驗。”

記者 | 韓軒

人群中,記者身邊的一位元女生和同伴失散,同伴沒把手機帶在身邊,她只得找到最近的場務人員尋求幫助,而對方回答:“場地內沒有公共喊話的喇叭,我也不太清楚該怎幺辦。”這位個子嬌小的女生瞬間沒了主意,也不敢走開太遠,只能踮起腳、舉著帽子,在人海中盲目張望。

散場很亂

大片人流追著擺渡車跑

草莓音樂節正值節假日,很多人經歷了高速大堵車才來到現場,半天的游玩過后,到了下午已經疲憊,16點后便有觀眾陸續退場。沒想到,散場回家也是一場考驗。

根據音樂節官方提供的交通攻略,從音樂節場地到山下停車場的擺渡車坐滿即發,但停車場司機表示下午不發車,晚19點后才有,4公里的距離只能靠走。停車場附近聚集了不少附近的村民,騎著小型電動三輪車攬客,在貨運三輪車的車斗里擺上小板凳,每位收費10至20元,一車可拉四至五人。

晚上21點后,大量歌迷從場地內涌出。一片昏暗的停車場排滿多輛大巴,卻沒有明確清晰的引導指示。“一片一片的人群在廣場上追著車跑,就怕上不去車,有人擠上車卻發現坐錯了。”有歌迷反映,使用打車APP也無法叫到愿意接單的車,個別計程車司機坐地起價,加價80元才肯前往平谷城區。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淩晨才回到了北京市區。

舉辦大型活動,考驗的是主辦方和當地的接待能力。業內人士表示,戶外音樂節多在遠離市中心的地點舉辦,節假日期間出現交通擁堵難以避免,建議歌迷事先查好路線并隨時根據路況做出調整。“但音樂節的引導和服務必須到位。”該業內人士認為,比如安排足夠數量的、有經驗的志愿者,餐飲服務和衛生間設施也要提前安排妥善,“不能只管場內演出,不管場外便利,歌迷在音樂節場地週邊的遭遇,也非常影響他們的觀演體驗。”

記者 | 韓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