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細節尤精彩

出版長篇小說《男人帝國》(中國青年出版社2018年1月版)之前,
我出版了六部長篇小說,
也發表了一些中短篇小說,
但我并不能算是真正的作家。
我是一名軍人,
只是感覺有必須要記錄下的精彩記憶時才有創作的沖動。

作家必須有一個超強的大腦貯存器,
將世間感興趣和不感興趣的東西都貯存在記憶里。
五十多年來珍藏在大腦“硬碟”里的記憶碎片,
突然有一天被啟動了,
我便開始不可遏抑地創作。
《男人帝國》是在我寫《愛上牡丹亭》(作家出版社2016年1月版)之前就有過的沖動。
原因始于當年拍攝電視劇《博弈》,
與該劇出品人兼投資人劉冰先生一道去橫店探望劇組往返幾天,
感動于他只身打拼的事蹟。
不久又因電視劇事與同鄉陳文權先生有了深層接觸,
他從一個勞務輸出人員做到億萬身家的總裁,
讓我知道了很多有良知的企業家身上的責任擔當。
還有我的諸多戰友,
他們復員多年后又突然出現在我的生活里,
用各種不同尋常的經歷書寫了創業勵志的傳奇。
我認為這些事蹟的背后一定還有更多的故事。
于是,
就有了這部書。

十幾年的影視行業經歷,
幾十部電視劇的積累,
讓我拿到了若干個全國性行業大獎,
收穫了“全國德藝雙馨電視藝術工作者”獎章和其他的頭銜。
但我的心,
依然會時不時地被越積越多的記憶碎片刺痛、感動、震撼。
于是,
我又開始搜尋珍藏于記憶深處的那些閃光碎片,
開始樂此不疲地碼字,
寫我的小說。
我不喜歡在作品里反復書寫小情小愛、家長里短,
不會傾力表現人性的弱點和扭曲,
當然這些也是文學需要關注的重要內容。
但我堅信,
人生不止眼前的茍且,
還有詩和遠方。
而這種詩和遠方的高級形態,
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
《男人帝國》圍繞毛子美、鄧天和、劉明漢三位主人公展開故事情節,
他們無論是當兵還是創業打拼,
始終放不下的都是心中濃濃的家國情懷。
在經歷了一系列跌宕起伏、令人炫目的商場角逐以及感情糾葛之后,
一切重歸平淡,
留下的是關于理想精神、家國情懷的思考。

我從哪里來?又要到哪里去?這是一個永恆的生命課題。
鄧天和、劉明漢在創業過程中,
也一直在思考并尋求著答案。
而毛子美由于受家庭的影響和自身接受的教育,
已經擁有這種自覺,
成為一個具備家國情懷的高尚的人。
當鄧天和、劉明漢來到高原看到老營長毛子美犧牲的場景時,
在靈魂遭遇的震撼中明白了人生的價值和意義。
小說結尾時,
兩人躺在高原上,
劉明漢說,
我們應該下山了,
毛營長可能在那里等我們呢!一語雙關,
他們要去的,
不僅僅是物理空間,
更是一個精神和靈魂棲息的高地。

陽光下,
我的孫女悠悠——李婳祎,
笑得那幺燦爛那幺自然,
惟有她能讓我忘記所有的煩惱。
我常想,
尋找生活的光芒為什幺要去計較穿越黑暗的時間長短?我努力縫補的記憶碎片自有現實的意義和光彩。
關注著身邊人和事的點滴變化,
感覺一切都挺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