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汪海林炮轟娛樂圈:小鮮肉誤國,不男不女威脅國家審美安全!

這個娛樂圈從來都不寂寞,隔三差五就有開炮怒懟的猛漢現世。

最近,在《觀天下講壇》的活動中,編劇汪海林全程高能,盤點了娛樂圈20年目睹的怪現狀,抨擊了不少圈里的人和事。

其中不少,拎出來都是信息量滿滿的金句。

談投資人,他最懷念煤老板,因為除了要求找女演員以外,他們沒有別的任何要求;甚至他還膽很肥地吐槽了小鮮肉,稱“如果我們國家的最紅的男演員是一些不男不女的人,這會對我們國家的審美安全造成威脅。”

演講中,汪海林說,他和同學閆剛一起應一位老板的要求,創作《明星制造》(1999年的一部電視劇),王艷、郭濤主演。可是,劇本寫到一半,公司破產了,老板不見了,賬都沒有結。

他說,這個戲奇葩之處在于,當時他們去采訪了很多歌手和唱片業的人,“比如說女的有陳琳,后來自殺了;男的有滿文軍、韓笑,后來吸毒被抓了;還有紅豆,猥褻男童被抓了;以及星工廠的老板姜泓,后來買兇殺人被判處死刑;后來王曉京也去世了,他最早是崔健的經紀人。”

用現在的話來說,這部劇簡直有毒!

汪海林還爆料說,這部《明星制造》里,郭濤演的過氣歌星,原型之一竟然是蔡國慶。

他說,蔡國慶是他的師兄,兒童劇班的。當時蔡國慶特別紅,汪海林的同學去給蔡國慶拍MTV,但蔡國慶表現得比較嬌氣,“拍一個在海灘上奔跑的鏡頭,大家都知道在海灘上跑腳下沒勁兒,而蔡國慶從那邊跑過來以后他就沒勁兒了,’再來一條就怎么也拍不了,最后是四個小工在下面抱著他的腿,只拍他的上半身奔跑。我們就覺得這個橋段特別好,就把它寫到了戲里。”

四個小工抱著蔡國慶的腿,托著他拍奔跑的畫面…… 這個場景想想簡直不要太好笑啊!

躺槍的不僅有蔡國慶,還有許晴。

汪海林說他的第一部電影叫《說好不分手》,當時,他把劇本遞給了許晴。

“許晴當時的男朋友是劉波,誠成文化的老總,劉波是個騙子,后來上了紅色通緝令,跑到日本,去年去世了。但當時他迅速決定投資拍這個戲。當時的制片人是楊健,后來大家知道是柳云龍的愛人,拍《暗算》她也是制片人,當時她是許晴的閨蜜。”

聊到投資人,王海林也是很敢講,他說最懷念煤老板,因為他們從不干預創作……

汪海林回憶說,當年他入行的時候,投資人跟編劇談劇本,一般都是在洗腳房或夜總會里面談。

一邊捏著腳一邊談,“我還記得有個投資人在夜總會里,一邊摟著一個小姐,一邊跟我說這個戲我們一定要弘揚正能量。”

汪海林說,自己經歷了各種投資人,煤老板、房地產商,到現在的互聯網企業,但最好的還是煤老板,“他們除了要求找女演員以外,沒有別的任何要求。”

對于演員們的天價片酬,汪海林是深惡痛絕。

他說,在整個電視劇市場萎縮了三分之一的大環境下,一線演員的片酬竟然還漲了一倍。

“我記憶非常深的是我們在幾年前一劇四星變成一劇兩星(注:一部電視劇最多只能同時在兩家上星頻道播出),一個電視劇只能賣兩顆星,當時的情況是我們的市場萎縮了三分之一,相當于進入了寒冬,其實是主要針對演員造成的成本的增加。制片人跟我們編劇談合約的時候就說,大家共渡難關吧,編劇的費用都往下降了一下。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演員的片籌,一線演員的片酬卻漲了一倍。

我上次看到馬云有一個發言,他說到我最失望的就是中國的明星,他們在追求利益最大化這件事情上已經超過了我們商人。”

汪海林認為,每年電影和電視劇行業都在虧損,但某些人一個片子可以拿走一、兩個億,這本身就是在犯罪。“要呼吁我們整個購銷機制做徹底的改革,不改革還是死路一條,我覺得下多少文件也沒有用。”

如果說他的以上言論還停留在八卦和圈內的老生常談階段,那他對小鮮肉們看法和評論,才真稱得上是炮轟……感覺,他分分鐘可能被飯圈的孩子們集體懟死……或者集資給他寄刀片……

他說:“小鮮肉這個詞最早是我在抨擊他們是香港富婆找鴨的說法。在審美上我覺得先進的國家,特別是歐美強力的國家,它一定是有很強的雄性意識,它的男演員很重要,甚至是國家意志的體現。如果我們國家的主要男演員,最紅的男演員是一些不男不女的人,這會對我們國家的審美安全造成威脅。”

好了,以上言論,你們打算獻上鮮花還是拍出板磚,看客們表個態、講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