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曹云金等人離開德云社后,大師兄閆云達也走了!郭德綱哭了

閆云達,
現在應該叫閆宗海了。
4月23號,
他宣布退出德云社。

​​

最近幾天網上說什幺的有,
今天小美就根據兩條比較火的線來講講關于閆宗海退出德云社這件事。

其一,
為名利出走。
我們都知道,
閆宗海是郭德綱的大弟子,
在1994年郭德綱尚未發跡的時候,
閆宗海就一個頭磕在地上,
拜郭德綱為師。
后來兩人分離,
直到2007年閆云達來到北京,
重回師門,
歸到云字科,
因為入門最早,
得一“大”字。
郭德綱嫌“云大”不好聽,
“加一走之”,
變成了“云達”。
想不到一語成箴,
如今真的一走了之。

​​

雖然身為德云社大師兄,
但實際上他當初跟在郭德綱身邊學藝只有一年多。
后來郭德綱也承認,
“由于他十幾年沒在跟前了,
也沒人給說也沒人管,
基本功和技巧可能稍稍不是讓大家這幺滿意”,
但原因就是“耽誤我身上了”、“有什幺不是全是我的”。

閆宗海其實是一個規規矩矩,
很溫吞的人。
所以導致他的舞臺效果也有限,
觀眾很難買帳。
如此,
他便有了自己“善書者不擇筆”的表演風格,
以“口兒髒”吸引了粉絲,
取得了舞臺效果。

對于閆宗海,
郭德綱也算得上費心了。
2012年閆云達舉辦個人專場彙報演出時,
郭德綱也轉發鼓勵:“閆云達,
我開門大弟子。
今晚專場,
風急雨涌雷震云交。
仗天地之勢,
仰祖師余威。
拿出你全部的能力證明自己,
記住,
你是德云大師兄!”

奈何,
成也“口兒髒”,
敗也“口兒髒”。
郭德綱曾說,
要以德云社的能量,
一年捧紅一個。
緊著,
岳云鵬、張云雷、楊九郎、閆鶴翔、郭麒麟等都已經能堪大任,
辦專場的辦專場,
拍電影的拍電影。
有的更是能走上大舞臺,
上晚會,
而反觀閆宗海,
依舊只能混跡于小劇場,
歸根究底還是其表演風格難登大雅之堂。

眼看師兄弟們一個個登堂入室,
自己卻是不旱不澇,
想想也是非常難受吧?由此,
這便是閆宗海可能出走德云的分線之一。

其二,
個人作風問題,
與私德有關。
其實說來也巧,
小美曾在今年看過一場演出(看的太多,
具體是哪一場忘了。
),
在演出上,
郭德綱的幾個徒弟玩起了“綠梗”。
開始我以為只是舞臺效果,
并沒有留心,
如今事件一出,
網友眾說紛紜之下,
第二條線路竟與“綠”有關。

但是吃虧的那位似乎并不打算善了,
他要求必須將閆宗海逐出德云社,
至少也得封殺。
其實這樣的要求很過分,
高層們也很難辦,
畢竟罰重了,
這是郭德綱的大徒弟,罰輕了事主又不干,畢竟人家占理了。

說起來老郭也是兩頭難,一邊是和德云社合約尚未到期,又是自己大弟子的閆云達。另一邊是真人未露面,卻能讓郭德綱忌憚的的“大人物”。隨后,高層們決定加重處罰,但是閆云達又不干了!

這事說破天也是私德的問題,這多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罰我也認了,憑什幺還得加重?于是一氣之下,就有了閆宗海自卸云達之名,出走德云社。

這件事怎幺說呢,我還是傾向于相信第二條線。畢竟第二條線來說,錯的并不是人,而是事件本身。

郭德綱為保德云社大將,毅然犧牲閆云達,作為一個掌門人來說,沒錯。

閆云達身為大師兄,沒有以身作則,又怕郭德綱為難,宣布退出,沒錯。

事主占理,雖然行事有些趕盡殺絕,但是畢竟這樣的事落到誰的頭上,是個男人都咽不下這口氣,也沒錯。

又有內部人員爆出閆宗海給郭德綱的聊天記錄,當然真假有待考證,內容是:“不給您添麻煩了,我自己走,您這就清凈了”,還表示“大褂、拜師的醒子、扇子、拂子,回頭托人給您。一肚子話……我憋著吧”。

從這些話里我們能看出來閆宗海的無奈,但是這讓我更想知道,事主到底是誰?比重竟能讓郭德綱這樣忍痛放走閆宗海?

其實最后,說白了不過是一場“員工之間因個人感情問題引發的內部矛盾”,其中一方以“辭職”的方式想要平息事件而已。但是放到娛樂圈,放到媒體身上又延伸出了無限的版本。也沒辦法,畢竟當年曹云金等人離開德云社的風波至今未平。

話分兩頭,俗話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閆宗海因何退社我們暫且不提,可就在他退社的第二天,曹云金便發布公告,“聽云軒”招募相聲演員。

這一下好事的網友們紛紛調侃:“你這是給大師兄量身定制的嗎?”、“大師兄投奔?”、“不艾特一下閆云達嗎?”如何如何。不過很快,曹云金就否認了這種說法。他說兩件事之間真的沒關係,只是想招收一些年輕的新鮮血液,歡迎小鮮肉演員的加入。

要我說,最損的還是曹云金,一紙招聘公告,不但蹭到了閆宗海退社的熱度,更是在回答記者時打了閆宗海和郭德綱的臉,好一個小人得志,落井下石!

所以,不管閆云達,哦不,閆宗海離開德云社錯究竟在誰我們不管,要罵,還是罵這幾個人吧!

這是郭德綱的大徒弟,罰輕了事主又不干,畢竟人家占理了。

說起來老郭也是兩頭難,一邊是和德云社合約尚未到期,又是自己大弟子的閆云達。另一邊是真人未露面,卻能讓郭德綱忌憚的的“大人物”。隨后,高層們決定加重處罰,但是閆云達又不干了!

這事說破天也是私德的問題,這多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罰我也認了,憑什幺還得加重?于是一氣之下,就有了閆宗海自卸云達之名,出走德云社。

這件事怎幺說呢,我還是傾向于相信第二條線。畢竟第二條線來說,錯的并不是人,而是事件本身。

郭德綱為保德云社大將,毅然犧牲閆云達,作為一個掌門人來說,沒錯。

閆云達身為大師兄,沒有以身作則,又怕郭德綱為難,宣布退出,沒錯。

事主占理,雖然行事有些趕盡殺絕,但是畢竟這樣的事落到誰的頭上,是個男人都咽不下這口氣,也沒錯。

又有內部人員爆出閆宗海給郭德綱的聊天記錄,當然真假有待考證,內容是:“不給您添麻煩了,我自己走,您這就清凈了”,還表示“大褂、拜師的醒子、扇子、拂子,回頭托人給您。一肚子話……我憋著吧”。

從這些話里我們能看出來閆宗海的無奈,但是這讓我更想知道,事主到底是誰?比重竟能讓郭德綱這樣忍痛放走閆宗海?

其實最后,說白了不過是一場“員工之間因個人感情問題引發的內部矛盾”,其中一方以“辭職”的方式想要平息事件而已。但是放到娛樂圈,放到媒體身上又延伸出了無限的版本。也沒辦法,畢竟當年曹云金等人離開德云社的風波至今未平。

話分兩頭,俗話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閆宗海因何退社我們暫且不提,可就在他退社的第二天,曹云金便發布公告,“聽云軒”招募相聲演員。

這一下好事的網友們紛紛調侃:“你這是給大師兄量身定制的嗎?”、“大師兄投奔?”、“不艾特一下閆云達嗎?”如何如何。不過很快,曹云金就否認了這種說法。他說兩件事之間真的沒關係,只是想招收一些年輕的新鮮血液,歡迎小鮮肉演員的加入。

要我說,最損的還是曹云金,一紙招聘公告,不但蹭到了閆宗海退社的熱度,更是在回答記者時打了閆宗海和郭德綱的臉,好一個小人得志,落井下石!

所以,不管閆云達,哦不,閆宗海離開德云社錯究竟在誰我們不管,要罵,還是罵這幾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