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謙,娛樂圈命格最硬的藝人,歷經坎坷而不倒,實屬另有起因

談起薛之謙,給我最直觀的印象就是:“娛樂圈命格最硬的藝人”

須知,世間萬物,相生相克,命格有多硬,絕非靠卦象,而是看他經歷多少坎坷而不倒。

薛之謙的早年經歷,就像一部坎坷劇,劇情跌宕,起落沉浮。在他四歲時,母親就因心臟病過世,爸爸籌錢供他到瑞士留學,主修酒店管理。

偶然一次放假回家,薛之謙幸運被星探選中,從此對演藝圈產生興趣。當他對未來充滿向往時,坎坷伴隨而至,經紀公司需要索取30萬包裝費,這對于當時的薛之謙來說,無疑是一筆巨大的資金。痛惜之下,薛之謙只好放棄這次機會,重新回歸主業。

第一次的演藝圈之旅,盡管以失敗告終,卻激發了薛之謙對演藝圈的向往,閑來無事時,他都會關注演藝圈動向,等待機會。經歷一段灰心期后,幸運女神再次眷顧,《我為歌狂》劇組招聘演員,薛之謙有幸獲得參演角色,比較悲劇的是,這部戲還未開拍,便因版權問題擱置,薛之謙又是空歡喜一場。

2005年,薛之謙迎來命運轉折點,借助《我型我秀》出道。2006作品《認真的雪》火便大江南北,薛之謙也因此出名。

然鵝,他還是未逃脫“命運詛咒”,在前途一片大好之際,遭遇經紀公司雪藏。這種大起大落,對于年輕的薛之謙來說,無疑是迎頭重擊。很榮幸,薛之謙沒有向命運妥協,我的命運無人能做主,哪怕是上天也不行。

從來不會有人把沉淪、頹廢與薛之謙聯系在一起,他是一位優質偶像,更是年輕人心中的勵志代表。在低谷時期,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原創音樂夢想,最后終是重回公眾面前。

《演員》的橫空出世,向世人宣告,曾經的那個薛之謙又回來了。

無論多么耀眼的數據,都不足以詮釋薛之謙的才華與深情,這似乎是他的標配。在網友沉浸在薛式情歌中難以自拔時,卻忽略了背后蠢動的危機。

好像自2017年,薛之謙在《明日之子》怒斥黑幕后,他就注定了后面的坎坷。這時,我才明白,為何坎坷會伴隨他一生。

薛之謙性情太直率,直率到敢揭露黑幕、敢維護公平、敢在節目中聲稱“我想紅”、敢說“專輯你就不要買啦,網上都可以免費聽,買了也沒什么意義…”

這就是薛之謙,直率的心疼。在這個復雜的社會,不懂得虛偽,不擅長偽裝,注定會為人所不容,而薛之謙,卻依舊初心未變,砥礪而行,確實難能可貴。

說到這里,我記起薛之謙對沈夢辰說的一段話:我很想像沈夢辰這樣哭一場,但是我做不到了,我的心太老了,我已經沒有辦法再讓別人感動到我了,在感情方面。

我的心太老了…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我并沒有理解。直至明白了薛之謙的經歷,我才讀懂這句話,讀懂了薛式情歌。

薛之謙與李雨桐的事情,算是他遇到最大的事業危機。我不擔心他的人品,但卻曾一度認為,他會折在這次坎坷中。很幸運,看客始終是理智的,一味的忍讓,既然只會讓對方有恃無恐,不妨一圖定音,孰是孰非,尋個了斷。

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