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的Netflix+模式,AI正在如何改變著娛樂產業?

作者/張翰飛  編輯/張瀟

審核/劉樂樂

“如果人工智能失控,世界將會怎樣?”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后上市的原創科幻小說《AI迷航》呈現了一個機器覺醒、倫理混亂、文明重構的人機共存新世界。

如果人工智能失控,世界將會怎樣?換句話問,人工智能對各行各業對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到底有多重要?

互聯網的發展歷史并不長,到現在為止也就二十七八年的歷史。但回顧這短短發展時間內的技術創新,又會發現,這個世界的各行各業因此改變的如此巨大,想起來也是如此震驚。

在互聯網發展的初期,用戶通過瀏覽搜索的方式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可如今人們已經越來越“懶”,越來越不滿足于此。這也意味著AI是必不可免的生產力革命,因為它使未來一切皆可計算,愛奇藝創始人、CEO 龔宇認為AI的發展能讓“信息找人”這個妄想變成了現實,也有業內人士認為AI的發展還將為移動互聯網跨入產業互聯網按下加速鍵。

AI正在成為大勢所趨,它在金融、醫療、安保等相當多傳統行業都開始發光發熱,當然娛樂行業也不例外。AI正在加快驅動娛樂生產力的躍升以及創作模式變革,重塑行業運行結構和組織生態。完全依賴“人力”創作的封閉時代,已經成為過去式,AI對娛樂產業的滲透,正在越來越深刻,并不斷創造新的娛樂體驗和商業機會。

其實AI 技術在國外娛樂行業的運用早已屢見不鮮。做電影的皮克斯公司用 AI 處理《海底總動員 2》的光線瑕疵,“游戲之王”英偉達用 AI 開發游戲,Netflix 用 AI 分析信息流制作《紙牌屋》等等…

可在國內,娛樂遇上AI,到底會擦出什么不一樣的火花?AI如何真正的為人所用、幫助人們更好地娛樂?AI又究竟會引領我國娛樂產業走向何方?

AI和娛樂如何走到一起?

從被動變革到主動擁抱

你也許會懷疑,AI這種高科技,更像是一個被包裝得高高在上的概念,是如何與娛樂結合落地的?

愛奇藝曾給出過一個答案,如果說今天的無人車上路行駛還會引發大家刷屏,那么娛樂業全面擁抱AI則更多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發生。

有業內人士對麻辣娛投記者分析這句話,如果將AI視作自我生長的物種,其必然會選擇最適合發展的土壤,面對需要大規模改造的物理世界,本身就具備高度數字化的線上娛樂世界,顯然是更為合適的土壤。

物理世界改造困難,娛樂產業改造較容易,物理世界的AI落地并非一朝一夕,比如各地方的智慧城市計劃,其涉及交通、政務、水利、等諸多公共設施的改造,不可能在短期內完成。

但線上娛樂產業的改造卻極為輕松,視頻文件內容從在誕生之初,相關人員就需要借助技術能力,對其進行編輯、加工、上傳、審核、廣告投放、向用戶推薦等等,相關的操作流程早已存在,如今的AI只不過是在取代此前的人力工作而已,改造起來自然容易。

談及AI在潛移默化中對娛樂業態造成的改變,其實與娛樂業的互聯網化高度相關。舉個簡單的例子,正是有了短視頻、直播等行業的蓬勃興起(前者甚至已經成為占據中國網民碎片化時間的首要陣地),視頻內容極大豐富自然地為AI技術強大的賦能作用提供了廣闊的施展空間與應用場景。

一個公認的事實是,互聯網時代中國基本盤層面的用戶增長紅利已經結束,與此同時娛樂產業卻又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爆發期,多元的內容形式不斷釋放和涌現,也亟待找到能夠提高內容制作生產效率的辦法,基于技術的深度運營和產業鏈改造正在成為娛樂行業積極尋找新增長點的機會,這就為AI技術在娛樂業的迅速普及提供了一片天然沃土。

愛奇藝:構建Netflix 模式,

AI如何賦能泛娛樂行業

我國泛娛樂市場的發展路徑基本“師從”于美國。

在美國市場,泛娛樂產業一向擅長運用數據和標準化流程。比如,在影視劇開拍之前了解市場和用戶喜好,通過量化指標指導劇本創作——何時產生戲劇沖突、何時應有笑點、何時安排淚點,等等。這些看起來很感性的效果背后是量化的指標,而在AI和大數據的幫助下,這種量化把控變得更加高效。

而在細分的視頻領域,以擁有全球最大用戶群的流媒體平臺Netflix就是AI技術的深度踐行者之一,《怪奇物語》《王冠》等節目的大火、全球范圍內的1.37億用戶(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這些成績與AI驅動的個性化的關注是不可分的。這是因為它通過機器學習、神經網絡和深度學習、計算機視覺等AI技術,精準洞察用戶的瀏覽行為和收視偏好,來決定投資哪些內容。

比如,在王牌劇集《紙牌屋》中,編劇通過用戶反饋調整劇情發展;Netflix的推薦系統團隊多達300人,并擁有1.5億美元預算,通過AI算法推薦更適合用戶口味的視頻節目,降低用戶流失率;Netflix還將AI技術應用于改善視頻編碼方式,根據不同移動設備的屏幕尺寸優化播放效果和觀影體驗。

據悉,僅2018年Netflix就在原創內容上豪擲了80億美元。而據《紐約時報》報道,Netflix之所以這么有底氣擴大投資規模,正是因為AI “算到了人們想看什么,而觀眾自己或許還不知道。”

麻辣娛投記者梳理總結出Netflix對AI布局最看中的兩個目的,識別出不同品味用戶群和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收視體驗。

Netflix認為,內容類型雖然可以大致區分出人們喜歡看的某種特定內容,卻不完全相同,一些圈層偏好很難用內容類型來粗略界定。目前,Netflix已經識別出了2000個同品味用戶群。

Netflix原創劇集副總裁辛迪•霍蘭德(Cindy Holland)表示:“這種方式幫助我們找到了好多志趣相投的粉絲群體。如今,當高管們決定是否要訂購一部新劇集時,他們會率先考慮劇集是否能聚集足夠多的同品味用戶群,然后再決定買不買。”

Netflix每天還會查看數百萬的點擊率、搜索量和播放量,以及每月數十億小時影視內容的觀看歷史。這些數據會被立即輸入平臺的人工智能算法,并在平臺頁面上為不同用戶做相應的調整,包括個性化的主頁設計、每一行的標題、每部電影的縮略圖以及其他電影的推薦等,以便為每個用戶提供獨特的收視體驗。

2013年,當Netflix擁有3300萬訂閱用戶時,全球公關總監約里斯•埃弗斯(Joris Evers)曾表示:“Netflix有3300萬個不同版本”。而這句話放在今天,也同樣適用。

回到國內市場來看,過去十數年時間,中國互聯網視頻歷經風云變幻,總是你方唱罷我才休。

而近幾年,隨著內容日漸豐富,流量紅利天花板已現,雖然優愛騰三大視頻平臺都在強調構建差異化的能力,但最早強調抓住科技創新這個點的是愛奇藝市場。驚覺在競爭格局越發緊張的現在,愛奇藝正在憑技術突圍。

在當下,驅動在線視頻網站發展的核心技術是什么?愛奇藝給出的答案是:AI,也就是人工智能。

愛奇藝正在通過AI技術優化視頻內容的創作和運營,龔宇表示:“愛奇藝與傳統娛樂公司最大的區別,就是驅動力不僅來自內容創意,同時來自科技創新。AI已經成為愛奇藝在內容生產、洞察用戶及內容分發過程中的基礎設施。”

AI智能算法已經貫穿愛奇藝劇本創作、選角、流量預測、審核、編碼、剪輯、運營、搜索、推薦、宣發、熱點預測、熱點提取、追星、廣告投放、在線客服等諸多環節。當前愛奇藝基于深度學習的多時間窗口流量票房預測,180天模型在512部電影上預測準確率為83%;電影票房預測準確率高達77%;電視劇流量預測方面,提前1年與半年的數據準確率均高達88%。這意味著AI的應用幫助愛奇藝實現了高性價比和更為精準的版權采買,同時也能更精準地預測和打造更多潛在爆款內容。

借助大數據 深度學習技術,愛奇藝在今年9月推出了綜合了觀看、互動、分享等多維度,推出了熱度值,更好地為用戶、片方以及商業合作伙伴有更好的消費體驗和內容價值判斷提供依據;愛奇藝AI智能識別提升廣告與內容的關聯性,進一步增強愛奇藝的貨幣化能力。

2018年暑期爆款大劇《延禧攻略》以超128億微博話題閱讀量、超997萬次的話題討論量引發全民關注熱潮,其中的情境廣告便備受好評,AI智能識別明星、劇情、行為、動作、情感、臺詞等多種類別海量場,實現廣告投放效果和用戶體驗的雙重提升,成為這一探索的經典案例。

正如上文提到的,隨著人們對視頻形態的要求再一次發生了變化,即觀看視頻的時間越來越碎片化,短視頻、倍速觀看、養肥了再看、跨屏看等等,人們觀看視頻的自主化和個性化也越來越強。在視頻行業轉型的關鍵時期,視頻平臺憑借AI技術破局,要解決的是C端體驗和B端效率的問題,為此愛奇藝仍致力于不斷提升多模態人物識別技術的精準度,為此愛奇藝舉辦AI競賽,搶占多模態視頻人物識別賽道。

最近結束的愛奇藝“多模態視頻人物識別挑戰賽”上,獲獎團隊通過不同的算法,提升了人物識別技術的精準度,在人臉識別領域具備國際領先水平,愛奇藝在此基礎上成功利用頭部、聲音、人體等多模態特征融合信息和更少的模型,進一步將精準度提高了0.8%,在視頻人物身份識別技術上取得了重要突破。

愛奇藝CTO劉文峰在藝恩2018中國泛娛樂創新峰會上再次強調:“愛奇藝致力于稱為一家以科技創新為驅動的偉大娛樂公司,我們不斷將科技創新與內容創意快捷整合,科技創新已經成為了愛奇藝深入理解用戶、合作伙伴、持續創作爆款內容的推動力。”

以小窺大,麻辣娛投記者總結了國內外AI對泛娛樂產業的應用,大概可以分為兩個方面。對于用戶而言,AI通過算法學習用戶的喜好,為用戶提供定制化的產品或服務;對于內容生產者而言,AI通過分析用戶在社交平臺上的對話,判斷用戶的反饋并鑒別虛假評價,為產品提供市場最優化的建議。

隨著數據量級的不斷累積,使AI更具智能性、相關性與準確性,更加深刻的和泛娛樂產業進行融合。

(麻辣娛投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